□徐瓊 成都
  一段8日晚間的節目視頻引髮網友熱議。央視曝光國家級貧困縣湖北房縣占百畝地蓋豪華辦公樓,湖北電視臺“壟上行”頻道主持人崔建賓在評論該新聞時指斥官員“思想奢靡腐化”,直至爆粗“思想有多遠就滾多遠”,被導播當場叫停仍意猶未盡,要求“讓我把話說完好不好”後無奈下臺。
  輿論呈一邊倒地支持男主播、批評叫停者,但其中也分化出激情派和理性派的互駁。前者贊成年輕主播有個性、說真話,後者則認為過分情緒化的主播缺乏專業素養。
  個性是個褒義詞,尤其對於長期背負著缺乏個性名聲的中國人而言。人們對於鐵板一塊、整齊劃一的體制與行業總有“個性”期待,比如有個性的主持人,或者有個性的官員。這裡的個性不只是“與眾不同”,而是反常規、反“潛規則”,是反抗與背離,是不按常理行事。放到中國現實語境下,電視主播與官員都屬體制內人士,職業特質與從業風格相去甚遠,給人的印象卻有共同點,那就是面對公眾時成熟、規範、不逾距;相應地,最珍貴、因此也就最受民眾期待的個性,大概就是“說真話”。
  在我看來,這位主播情感充沛,不諱表達,但離“說真話”還相去甚遠。說真話需要勇氣與激情,但真話本身,絕對需要理性,需要對事實的掌握和理性的思考。“比的不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比的不是政府服務水平的提高,比的是奢華,比的是出入的排場”“這樣的領導,這樣的幹部不腐敗可能嗎,這樣的領導幹部不腐敗你信不信?”諸如此類的言辭,並無實質內容,如同他去年在一起地溝油報道中大罵“人渣、王八蛋”一樣,純屬泄憤。
  當然,無法自控的情感流露是主播作為正常人、有真性情的反映,新聞與評論節目中主播哪怕是發個脾氣、泄個憤也稍可滿足公眾“深有同感”的情感需要。但是,僅僅是痛斥腐敗,說到底只是逞口舌之快,比起揭發腐敗本身,容易得多。有暗訪、揭發腐敗的新聞在前,主播痛斥一番在後,誰有益於公共利益、誰更符新聞規範,其實並不難判斷。
  人們對個性的渴慕,有時會混淆敢於表達與言之有物的界限。此次,對憤怒主播的過分贊美只是誤讀了說真話的本意。  (原標題:贊美憤怒主播是對“說真話”的誤讀)
創作者介紹

og52ogzg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