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樓堂館所倒逼公權改革
  一些地方和部門在樓堂館所整治中仍存問題,各級地方黨委政府仍需站在推進公權力改革的高度深化樓堂館所整治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袁汝婷蘇曉洲
  樓堂館所整治,是觸及部分官員利益的一項重要整風行動。《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近期在地方採訪看到,大大小小的財政供養機構包括部分國企,樓堂館所沒造的不敢造,造了的不敢搬,搬了的“多改少”或者“大改小”,很多地方都交出了很翔實的樓堂館所整治清單。
  但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門在樓堂館所整治中存在問題,各級地方黨委政府仍需站在推進公權力改革的高度深化樓堂館所整治。
  各地交出整改“成績單”
  記者在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芙蓉區走訪,看到很多黨政機構辦公大樓里一些處級、科級幹部的辦公室都進了施工隊。大辦公室隔小,套間變單間,獨間變合用,很多黨政官員曾經“大而無當”的辦公室,一下子就變得緊湊了起來。
  長沙市一位幹部說,她所在的單位“一把手”辦公室按照文件規定整改後,小辦公室再也擺不下過去像乒乓球桌一樣“大氣”的“大班台”,滿牆的大櫃、寬大舒適的雙人床甚至健身、梳妝等設備再也無處容身。一個時期里,用以替代的中小型辦公桌和書櫃非常熱銷。
  在湖南,有的前些年獲批已經造好新辦公樓的地方或單位,對機關“搬家”一事變得敏感且諱莫如深;而一些沒有蓋新樓的地方和單位,也在大環境下斷了蓋樓的念想。一些老舊政府辦公樓,被冠以“最美縣委大院”等受到了輿論的交口稱贊。過去互相學習攀比如何造新樓,如今一些人在研究如何用老樓。
  據統計,全國迄今已有十多個省份公佈了多占辦公用房的整治數據:截至今年1月,湖南省共騰退調整辦公用房總建築面積84.96萬平方米;截至2013年12月,四川全省共有117個尚未開工的樓堂館所被叫停;北京市今年1月宣佈,2014年政府投資將堅決停止建設樓堂館所,將投資著重用於促進薄弱地區發展……
  應付糊弄仍未絕跡
  儘管各地樓堂館所整治行動如火如荼,但近期一項對8278人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80.4%的受訪者稱,身邊仍有黨政機關使用豪華樓堂館所和官員辦公用房超標的情況;49.7%的受訪者認為,在清理樓堂館所的過程中,一些機關嘴上說得多,實際做得少;32.7%的受訪者認為一些黨政機關樓堂館所穿“馬甲”,變身辦事大廳、業務用房等。尤其值得註意的是,調查中,84.1%的受訪者直言,擔心黨政機關樓堂館所問題有所反彈。
  群眾何以有上述質疑與擔憂?記者採訪發現:
  一些地方整治樓堂館所有些“變味走樣”。如在中部一些省份,一些機關雖按照要求把大辦公室打出隔斷,但往往是將部分改為“不計入辦公面積”的會議室、群眾見面室、雜物室等。隔出部分事實上成為領導的休息室或雜物室。
  還出現了糊弄上級檢查和社會輿論的“遮羞工程”。如有的地方仍在續建辦公樓,面對輿論質疑或上級檢查,堅稱相關工程系“社區用房”或“業務服務中心”,不屬於中央明令禁止的樓堂館所。更有甚者,還籌劃借古城文物保護等冠冕堂皇的名義,異地建設“行政中心”,將原有辦公樓用作商業開發或項目建設。
  而對整改清理出的樓堂館所,如何善加利用也令人關註。一些地方和單位清理整改後騰出的辦公室,鎖上門或者貼上封條了事,騰退的房間或者樓宇閑置,造成“新的浪費”。
  回應社會熱盼仍需深化治理
  《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瞭解到,社會各界對樓堂館所整治已經取得的進步感到鼓舞,也對深化整治行動有“兩盼”:
  一盼騰退的樓堂館所能調劑使用勿使公共資源浪費;沒建好的樓堂館所不再建或轉變用途,節約下來的錢真正用於改善民生。
  二盼整治後的樓堂館所老百姓進得去、幹部下得來。有群眾認為,伴隨樓堂館所不超標,相關地方乾群關係、經濟社會發展、執政為民實際行動和公權力改革還要真正能達標。
  接受採訪的黨政官員及專家認為,解決上述問題,回應社會期待,各級地方黨委政府需從多個方面入手,站在推進公權力改革的高度深化樓堂館所整治:
  整改標準要明確,執行標準不能搞特殊,劃定整改時間節點,本著減少投入,降低成本的原則進行。
  加大整改經費的公開力度,把整改樓堂館所節約的財政資金更多地投向民生領域,更好地履行公共服務的責任。
  整改要順著民意抓,效果要交由群眾評。必須把整改落實過程置於群眾監督之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公佈來信來訪地址和舉報電話、舉報網站,指派專人及時受理群眾投訴舉報。對群眾反映“變樣”的“整改”要發現一起嚴懲一起,以儆效尤。
  政府在撤出豪華辦公樓的同時,應脫去“神秘外衣”,解除森嚴的“門禁”,做到開門辦公不擋民眾到訪、信息公開透明讓社會明明白白,讓辦公樓成為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標誌性建築,將黨政辦公場所變成公權力改革、乾群互動和接受社會監督的公共平臺。□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og52ogzgk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